Classic Teddy - 泰迪熊酒店

我的艺术是对剩余的再加工,把废品——从我居住的环境中找到的——转换成某种视觉诗意。我觉得美隐藏在一切事物中,当然,对于那些想看见美的人来说,它是个奢侈品。然而它也是一种精神,基于创造的渴念:在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塑造了西方艺术的一种自由想象和即兴创作的形态。



我的最新作品是一组纸板画,每件作品的名字就是每张纸板上原有的品牌名(宜家、立顿、艾美特等等)。



一个纸板箱,拆开还原成它原本的平板,对于艺术家来说似乎包含无穷无尽的可能。



我的制作很简单。我将箱子拆开,内部朝外——就像猎人压折动物皮那样——展开抚平。然后开始准备组合,通过尽可能地以各种方向弯折每一个可折的部分,再在主体表面上描画出它的轮廓线。这样图案就被创造出来了,是对形和形的阴影的玩味。这步做完以后,我开始对这些组合上色使之变得生动起来。通过这种方法,我利用一只平凡的纸板箱的潜能创造了视觉诗意。



如一,贰零壹伍年,于深圳